口述:闺蜜两口借住我家 半夜在地板上调情

2018-04-16 16:21:02来源:互联网

闺蜜小张前脚刚踏入我的家门,她的老公殷锻后脚便跟着进来了。小张气鼓鼓地一屁股地坐在沙发上,殷锻则坐在另一侧一直地向她赔礼道歉,可小张就铁了心肠半个字也不吐。我心想,这两口子真行啊,吵架都吵到我家里来了。幸好此时我儿子睡了,我老公在外出差还没有回来,否则见到这架势还真不知道一贯喜欢“多事”的他们父子俩会因此弄出什么“洋相”来。

我一直沉默静听,因为我不知道他们因何而吵,我不想在不明真相时乱投医。可我听了半天,却听明白了原来并不是他们两口子吵架,而是小张与她的婆婆吵架了,原因还是那件已经过去了一年多的旧事——小张把孩子给弄流产了。

小张与殷锻2006年结婚,经过了多年的努力,2010年初小张终于开始呕吐——怀孕了。对于小张的怀孕,她的婆婆可是乐开了花,其中的缘由,相信大家都懂的。可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小张后来竟然偷偷地将孩子打掉了。小张的理由竟然是,2003年她在与单位签约时,曾经签订了十年内不生小孩的协议。她不想毁约,最主要的是她不想失去目前的这份工作。

小张说,我想住你家几天。我和小张都是外地人,我们每次与家里人吵架离家出走时都只能往对方家跑,所以这个时候小张来到我家“避难”也纯属正常,只是这次竟然连殷锻也跟着来了。并且,在小张决定在我家住下时,殷锻也跟着陪到底。

我并不是不欢迎殷锻,虽然我家也非避难所,但是收容自己的闺蜜以及她的所爱之人,还是可以收容得了的,问题的关键是我老公不在家,我不知道如何招待殷锻。

我把小张他们两口子安顿在书房里。我家书房虽然名义上也有一个独立的单间,但是实际上其与我们主卧之间并没有隔墙。我们这是单位房,是两房两厅的户型,但主卧却特别的大,可以一间隔成两间,这真的不知道是哪位脑残的设计师这样设计的,住进去之后整栋楼都把主卧隔成了两间。虽然承重墙不能凿,但大伙儿都在墙上凿出了一个新隔成的房间的门。

但是,虽然凿承重墙大伙儿都不听,却不敢冒然在楼板上增加一堵墙,而是采用了泡沫板作为隔墙。我家的隔墙,连泡沫板都省了,立了一排书柜,便是隔墙了。因为书柜不到顶,所以主卧与书柜之间,我老公稍微垫一下脚便可以看到另一侧的房间,而像我这个不足一米六的矮子找一张板凳垫着,也一样地看到了隔壁的房间。

因为只用书柜隔开,所以房间与房间之间根本就不存在隔音与不隔音。可是,小张与殷锻住进来的第一个晚上,便情不自禁地在我家的书房里嘿咻了。也许,他们的嘿咻,是因为殷锻想借性爱来为小张排气,但是他们也真的太不考虑我这个主人了。

虽然他们铺睡在地板上,不存在如《潜伏》里的那个经典的摇床声,但其兴奋之时的那些嘿咻声却是很震撼我的心的。那声音,就像端急而流的溪水拍打着溪边的石头那样令人血液膨胀、沸腾。虽然我也知道他们不是故意的,但是竟然那么巧合地选择我老公不在家的时候过来表演给我听。

真是崩溃!

转载请保留本文连接:http://www.99nanren.com/kssq/5861.html